您現在的位置:頭等網 > 書畫

守望敦煌 情系大漠——?吳榮杰寫意敦煌畫展側記

發布時間:2019-10-07 10:23 來源:頭等網綜合  作者:劉升翔  編輯:趙旭瑤 
摘要 十月五日,鳴沙山下、月牙泉畔,千年敦煌畫院,賓朋云集。趙樸初題寫的“敦煌畫院”匾額,渾厚古樸,為畫院增添厚重典雅色彩;吳作人的題字“吳榮杰畫展”則彰顯已故中國美術大師對后輩的關愛與期望之情。上午9:30,...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2316.jpg

十月五日,鳴沙山下、月牙泉畔,千年敦煌畫院,賓朋云集。

趙樸初題寫的“敦煌畫院”匾額,渾厚古樸,為畫院增添厚重典雅色彩;吳作人的題字“吳榮杰畫展”則彰顯已故中國美術大師對后輩的關愛與期望之情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2708.jpg

上午9:30,吳榮杰個人書畫展開幕儀式在此舉行。敦煌畫院院長宋靈、淄博著名書法家耿毓亮等,先后代表敦煌書畫界及家鄉朋友致賀辭,北京、浙江、山東等地趕來的上百名書畫家及故交好友參加開幕式。

身處大漠敦煌,目睹展覽盛況,作為榮杰同窗,欣慰之余,亦感驕傲;穿越歷史文化的通道,因榮杰的畫展,敦煌又增添一名藝術家虔誠靚麗的一筆。

敦煌,一座聞名世界的文化古城。

敦煌,絲綢之路最重要的接點城市。

張騫、霍去病、玄奘,這些赫赫有名的歷史人物,曾經肩負使命,到達西域敦煌,或是開疆辟土,或是西天取經,均為中西方文明的融合做出過重要的貢獻。

東西文化的交融與碰撞,讓這片土地變得更加寬容、開放。儒家與佛教的光芒,沿著這里,向西往東,照射著整個東亞。

今天,作為一個旅游城市,敦煌的核心價值,是敦煌的莫高窟,是莫高窟令人驚嘆的雕塑壁畫藝術,飛天形象已成為敦煌的象征。敦煌亦成為當代中國書畫藝術家朝圣的圣地。

是什么神秘力量,吸引榮杰六年四進敦煌,連續舉辦四次個人畫展?

從九月初收到榮杰的畫展邀請函,我就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千里敦煌相見,老友分外高興。參觀榮杰在敦煌畫院的畫室,見一精致小扇,甚是喜歡。榮杰見我愛不釋手,既相贈送。

扇面是榮杰瀟灑的行書:

偉哉達人,遐觀高視,談笑有義,俯仰不愧,合三人以為一,達一心之無二,忘彼此之是非, 藹一團之和氣。

通過百度查詢,方知這是畫史上的一個典故。

明代成化帝朱見深,登基后大臣兩派勢不兩立,皇朝身陷政治危機。成華帝沒有濫施皇威,而是創作佛畫《一團和氣圖》,并題榮杰所書內容于畫作。成化帝的一副佛畫,化王公大臣的干戈為玉帛,穩定了朝政,避免了天下大亂,成為史上的一段佳話。

由畫想到敦煌。敦煌,之所以聞名中外,就在于她的“一團和氣”,在于巨大的開放性,包容性。正因為她的寬廣胸懷,融合了東西文化,才為自己贏得了燦爛輝煌的城市名片。

榮杰對敦煌的堅守,肯定與這座城市寬容大度的秉性有關,但必定不是唯一原因。

開幕式上,疑問豁然而釋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2751.jpg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2319.jpg

吳榮杰向嘉賓談自己的藝術人生

榮杰致辭,不改他的平和、豁達、幽默。表達對來賓、畫院的感謝、感激之情后,接著談了對敦煌的認識、與敦煌的緣分。

他說:“我這個人,特別喜歡敦煌。2013年第一次到敦煌。6年來了4次。每一次來,都有新的感受。甭管是到莫高窟、三危山,還是絲路古道旱峽溝、祁連山下的東巴兔,都感到無法形容的美、震撼的美。感覺是行走在古人的畫中,眼前的景色就是唐代、宋代畫家畫里的景色,一模一樣,擺在那里,令人驚嘆?!?/span>

敦煌獨特的自然景色,給榮杰帶來創作靈感;淳樸的民俗民風,則為榮杰提供了激情力量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425.jpg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428.jpg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432.jpg

吳榮杰帶領大家觀看畫展并為大家解讀自己的作品內涵

他說:“我對敦煌很有感情,交了很多朋友。文物店、裱畫店、收藏店,包括很多小吃攤,我都喜歡去逛逛。甭管老的、小的,有空就愿意一塊聊天、交流。有時小狗小貓,見了我都搖頭擺尾,很親!生活就是這樣,你把自己融進生活里面去,放低身段,什么都沒有問題!但是要是把自己無限拔高,那就壞了?!?/span>

榮杰說,很幸運走進敦煌認識敦煌,很感激敦煌畫院的傾力支持?!扒皫滋?,宋院長說,他希望我把敦煌畫展堅持下去,他愿意為我從60歲辦到70歲,再辦十年,甚至更長。我說,吳作人老先生曾為我題了‘吳榮杰畫展’五個字,老人家已經仙逝多年,我一直未敢啟用吳老的題字。這次畫展,我決定正式啟用吳老先生的題字,就是為了表達一個愿望一種信心。我自信每天都會往前走,作品會越來越成熟?!?/span>

榮杰的致辭,句句發自內心,句句是真情告白。我心中的疑問也豁然開朗。答案就是兩個字:熱愛。

愛是力量的源泉。榮杰對敦煌文化的熱愛,已經融入血液,這使他義無反顧,六年四進敦煌,每次一住就是一至兩個月,心無旁騖,潛心創作。將心中的大愛,落筆在紙上,描繪于畫中。

此次榮杰寫意敦煌個人畫展,展出書畫作品70幅。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作品,是本次敦煌之旅的新作。

榮杰的畫作如同他的性格,既大氣純凈,又渾厚質樸,贏得專家觀眾的贊嘆聲聲。畫展取得圓滿成功。

1.jpg

敦煌畫院院長宋靈介紹本次畫展籌備情況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010.jpg

敦煌畫院特聘主持喬丹主持本次畫展開幕式

3.jpg

書法家耿玉亮談國畫家吳榮杰畫展的藝術價值

4.jpg

特邀嘉賓楊炯談觀看吳榮杰畫展的體會和感悟

5.jpg

特邀嘉賓苗春有談觀看吳榮杰畫展的體會和感悟

6.jpg

特邀嘉賓楊海潮談觀看吳榮杰畫展的體會和感悟

7.jpg

特邀嘉賓劉萃瑛談觀看吳榮杰畫展的體會和感悟

8.jpg

特邀嘉賓張平談觀看吳榮杰畫展的體會和感悟

介紹榮杰敦煌采風寫生的情景,榮杰的好友、生活在敦煌的崔先生興致勃勃,話語中掩飾不住對榮杰的尊崇之情。

“吳老師這次來是參加敦煌市與淄博市書畫藝術聯展,來了以后就不走了,那時候我還在外地,他常打電話問我啥時候能回敦煌。我急得趕快回來與老師相見,剛見面就約好去大山里采風。我倆與深圳來的一位老師一起,五天去了三個地方,絲路故道旱峽溝,三危山和東巴兔。吳老師看見大山就高興得手舞足蹈,小孩子一樣興奮快樂!我說:‘你咋這么喜歡山???都來好幾次了,還要來?!e著相機不停地跑,不停地拍照,瞇眼看著我笑,他童稚般的嬉笑神態令我歡喜。他輕聲說:‘是呢,畫家老躲藏在房子里畫畫,不出來怎么能行???就是要在大山里奔跑。你看,這山太美了,若能住下來更好!’他的話語中帶有神秘感。這時候我就想,一個畫家熱愛大自然的情懷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?!?/span>

榮杰對大山的熱愛,幾乎如癡如醉。

今年夏天,一個周日的早晨,我與朋友駕車由張店到博山,與榮杰相聚。尚不到八點,榮杰已到西部山區和尚房寫生。山上見面,格外高興。老同學拉著手,不大的眼睛笑成一條縫,連說: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你看著這山上,空氣好,風景好,一到山里就不想走了。山間田野,使人心曠神怡!”榮杰也是年過花甲的老人了,但仍存童稚般純凈熱愛之心,幾乎每天都循入山中采風寫生,著實令我感動。

榮杰的老頑童心態,對藝術的癡迷精神,感染著每一個與他接觸的人。

九月份,法國著名畫家弗朗西斯籌備畫展,與榮杰相遇在敦煌畫院。兩個東西方的藝術家,語言雖不同,但藝術語言是相通的。弗朗西斯敬佩榮杰國畫藝術的神奇,曾私下問畫院的工作人員:他(指榮杰)一筆能將一條線畫的那么長,曲折又不失力量,是怎么畫出來的?弗朗西斯怎么也不能理解,榮杰的筆畫線條是那么的流暢,那么的瀟灑自如。倆個年過六秩的老藝術家,相處甚歡,一時傳為畫院佳話。

榮杰的精神和藝術,贏得敦煌書畫界朋友的交口稱贊。

畫家就是要用作品說話。這是榮杰常說的話。

榮杰的藝術特色,繪畫風格,引起專家與參觀者的興趣。淄博書法家耿毓亮先生,對此有精到的評價。

榮杰最大的特點,是廣交書法界的朋友。他不僅自己潛心練書法,還經常與書法家交流研討。書法繪畫,都是抽象的藝術。書法對作畫的巨大作用,不言而喻。榮杰對書法入畫,有自己深刻的理解,這是他的聰明之處,過人之處。


畫展特邀藝術家在現場傾聽藝術家們對本次畫展感想

我對榮杰繪畫藝術的了解,主要來自三個人的評價。第一個是范揚老師(中國國家畫院書畫院副院長)。范楊老師上課點評學生的畫,都是坐著的。但第一次看到吳榮杰的畫后,立即站了起來,問:這是誰的畫?大道至簡,八大山人!這個評價是非常高的。

第二個是吳冠南先生,他是榮杰的老師。我與吳先生也很熟。一次,我們去拜訪。平時,吳先生平易近人談笑風生。這一次,卻突然變的很嚴肅。他說,吳榮杰啊,我與你說個事,你不能驕傲!榮杰很驚奇,說老師怎么說這種話。吳老師接著說:你的畫,畫的很好,了不起!在全國達到這個水平的沒有幾個人。所以說,你不能驕傲。這個評價體現了老師對榮杰的厚愛、自豪之情。

第三個是吳冠南國畫高研班助教楊炯先生,他說,榮杰的線條質高,構圖多變,畫境高深,他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畫家。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547.jpg

微信圖片_20191007103549.jpg

吳榮杰敦煌畫展部分作品

榮杰的繪畫特點,主要是兩個字,一個是線,一個是變。

線,就是石濤的一畫論。這一畫,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底,也是國畫最難之處。這個變呢,就是一切藝術的真諦。榮杰是自然之子,走到哪里,就寫生到哪里。每一處的寫生作品,都會有不同的符號。特別是這次敦煌的作品,非常了不起。有沙漠的質感,有佛光普照的圖像。我看到展出的很多作品,已經貼上了紅色標簽,表示已經售出,作品都搶不上了。

我認為耿毓亮先生的評價很到位。有一次與一位著名評論家談到榮杰,他在微信交流中是這樣說的。吳榮杰,畫家,長得就像一個畫家。善畫,亦善書。畫里有書,書中有畫,非流俗之類。重寫生,頗勤奮,不自滿,日有精進。其線條,功夫了得,可謂吳氏線條。嘗觀其現場作畫,信手拈來,已是自在境界?;蚣兯?,有凜然之氣?;蛟O色,呈純粹之象。

我認為以上評價,都非常準確得體,無吹捧之意,有客觀真情。

在敦煌兩天,耳聞目睹,感覺敦煌已成為榮杰的第二故鄉,與敦煌人的熟稔程度,超乎想象。敦煌研究院的劉萃瑛女士,是這樣描述榮杰的:

見到吳老師,第一是微笑,第二是非常熱情的打招呼,第三是看到他,所有的不愉快都沒有了。他是一個特別平和的人。他帶給我們的都是喜悅。 作為一個畫家,他更切入的是生活。吳老師不僅是用心來畫畫,更重要的是他用畫,喚起人們對藝術美的欣賞。這對人們的心靈是一種升華,一種積淀。

講的真好。一位用心靈作畫的老頑童畫家形象,笑咪咪展現于我們眼前。

為榮杰驕傲,期待榮杰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呈現?。ㄎ?劉升翔 攝影/王福國) 

關鍵詞: 吳榮杰 畫展 敦煌

版權聲明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頭等網立場。

如有版權異議,請點擊查看免責聲明